近年来中国影视剧中女性独立形象的艺术特点

发布日期:2021-08-26 22:34   来源:未知   阅读:

  近年来,社会上女性觉醒思潮高涨,倡导女性主义、争取女性权利的话题讨论逐渐增加。因此,许多影视作品也开始关注女性在社会上的公平待遇问题,以女性为主人公的叙事作品数量也有所增加,女性开始走出家庭步入职场,变身独立女性。从2016年《欢乐颂》播出起,女性群像戏开始再度流行,这些都说明女性主体地位的提升,社会对于男女平等的意识日渐高涨。但现实生活中,女性依然面临职场、家庭、婚姻的压力,她们依旧会因为性别遭受着不公平待遇。本文在对女性独立形象进行主要刻画的影视剧中选取了三部:《欢乐颂》《三十而已》和《突如其来的假期》,将从这三部影视剧入手,浅谈和探讨近年来女性独立形象在影视剧中的特点和发展历程。

  独立女性形象的刻画是影视剧中至关重要的一个部分,影视剧通过对女性的日常生活进行艺术升华,在女性角色的身份塑造、性格刻画、社会地位上展现出与现实生活中普通女性相差甚远的生活形象,从而使影视剧中女性身上独立的鲜明特征展现出来,进而成功塑造独立自主的女性形象。

  《欢乐颂》一别以往传统影视剧中女性依赖男性或家庭的传统桥段,将新时代独立女性形象生动形象地展现出来。剧中的女性都很独立,都在为自己的生活努力奋斗,不靠家里不靠男人;爱情自由,敢爱敢恨,坦坦荡荡。剧中五位女主角都有各自鲜明的性格特点,每个人都有自己关注的方面,自己是独立的个体,互不影响:安迪关注的是自己的身世和精神隐患;曲筱绡关注的是家庭财产分配,正常的努力争取;樊胜美关注的是自己能不能找到幸福,找个金龟婿,平衡原生家庭的关系;关雎尔关注的是自己的工作,没有选择安逸而是选择迎难而上;邱莹莹比较迷茫,但也有在上海闯荡、怀有一股生存下去的劲头。她们每个人就像年轻一代的独立女性一样,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奋斗着,正是现在大部分这个年龄段的女生的真实写照,没有阴谋诡计,更为这部剧增添了一份魅力色彩。

  影视剧通常会把女性人物角色的形象描绘成理想化、成功型的,以此来彰显女性独立的特征。不难发现,影视剧中的女性最后都能成功解决所有问题,找回自己,开始打拼事业。此外,剧中设置女性的婚恋、育儿及职场焦虑,触及了性别平等的主要矛盾,也真实反映了女性权利面临的社会现实问题。

  《三十而已》中对于顾佳的呈现接近完美,她是很多女性向往的理想角色。她三十岁拥有成功的事业,拥有高智商和高情商,敢爱敢恨,独立能干,能够很好地解决一切问题,将家庭和事业打理得井井有条;王漫妮在上海打拼受挫选择回到老家,她说长大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把好听的话都说给外人听,那些伤人的、难听的、沉默不语的都说给最亲近的人,这些映射出在都市打拼的女性的艰难,同时都市中女性独立生活的一面也鲜明地跃然于纸上;钟晓芹在面对与丈夫之间的婚姻问题时,几经忍让却无法化解矛盾,最终毅然决然地选择结束这段不够成熟的婚姻。身为女人,拿得起放得下,这亦是女性独立的一种表现。

  《突如其来的假期》是由笔者出演的12集中短精品剧。该剧主要讲述30岁以上单身女性的生活,这部剧直接让女性在最尴尬的年龄面对孤独一人的生活,首次完完全全的将独立女性的形象搬到银幕上来,是国内第一部真正意义上属于独立女性的影视剧。

  这部剧描绘了一位在而立之年失去母亲的单亲都市女性榴莲,在面对跌宕起伏的生活时学习同自己相处、与自己和解,渐渐卸下伪装与身边人们共同成长的故事,以新锐的青年视角描绘了一张当代独立女性面对生活的百味画卷。

  女二号山竹,也是笔者饰演的角色。她出身平凡、性格低调,善于察言观色,过分在意他人的感受,是标准的讨好型人格。表面上她是一个在世俗标准下循规蹈矩的人,但柔弱的外表下却有一颗柔软且坚强的心。她打破看似稳定实则禁锢她的婚姻,在三十岁这个尴尬的年纪,一人只身前往他乡闯荡,机缘巧合与榴莲成为室友。

  一冷一热的两个人性格相差甚远,乍看毫无关联,但又在彼此的生活中相互陪伴,处处交融,成为彼此的“鲶鱼”和“沙丁鱼”。从职场与生活中的处处隐忍到跳脱出舒适区大胆做自己,山竹用飞跃式的成长彰显着新时代女性的光芒。

  还有女主角榴莲的母亲,是一位在90年代就未婚生子的母亲,独自抚养女儿,既当爹又当妈,在榴莲笔下以“即可女又可男”的形象出现。榴莲在老年大学遇见的林小姐,她50岁仍保持着独身主义,宣扬着“单身最快乐”,以“过客”身份给榴莲指点迷津……出现在剧中的每一位女性角色都个性鲜明且独立自主,观众们都能找寻到在内心深处自己的缩影。

  叙述视角是叙述语言中对故事内容进行观察和讲述的特定角度,叙事视角的不同能够使故事展现出特定的角度,因而展现出完全不同的内容。

  《欢乐颂》中设置了旁白解读,旁白的声音是一种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让观众沉浸故事的同时,又时不时跳脱出来,以“观察者”的身份代入其中。该剧通过五个性格和经历完全不同的女孩展现出各个阶层、不同生活阶段的女性真实的生活状态,通过友情这个纽带,体现了现实社会中的真善美,表达了现代女性独立自主的一面,其中独特的叙事策略更是让我们经历了一场绝妙的视听盛宴。“在成长的道路上,也许布满了磨难,但我们仍然应该高唱着欢乐颂勇敢前行”,这也许就是创作者想要通过该剧传递给每一位女性的精神内核。

  《三十而已》最显著的一个特点就是通过“猎奇式心理”来满足观众的好奇心,以此吸引观众观看,并推动情节发展。剧中好妈妈、好妻子、好闺蜜的三好“顾佳”最大限度地满足了观众的猎奇心理,好奇怎样同时扮演好这些角色,又惊讶于丈夫为什么会出轨,而怎样手撕“小三”、后续情节是否会因为孩子复婚等也都促使观众不断去猜测预言,受众的窥探欲由此可见一斑。通过这种拍摄手法,剧中三位主角的独立女性形象也随着故事的进一步发展而越发深入人心。

  《突如其来的假期》作为一部新女性题材轻喜剧,在剧中运用了比较罕见的穿插叙事的拍摄手法,剧情内容紧凑,不断跳出跳入,引人入胜。剧中女性角色的风格化体现了当今女性在社会中面临的诸多问题,并进一步讨论了职场霸凌、婚恋观、情感危机等诸多现实状况。在现代社会女性压力倍增的情况下,《突如其来的假期》犹如一阵清风,站在女性角度为处于迷茫期的观众指引了一条面对生活的道路。剧中精良细致的制作也很大程度上还原了现实生活中的微小细节,将女性在社会中遇到的痛点观点尖锐地展现出来,以此更加衬托出都市独立女性所传递的独立、洒脱、爱自己的理念。

  《欢乐颂》善于运用镜头来丰富画面内涵,通过中景来隐喻人物关系。在描述樊胜美的家庭矛盾场景中,镜头将空间横面延展来拓宽环境,从而连续而详尽地展现樊胜美疾步运动的状态以及她的动作和神情,进而表现出她对父母的深厚的情感联结。透过中景,可以看到双方从画面两侧慢慢移动到中心,从画面上来看,四人紧紧聚拢而四周留白,通过镜头语言反映出这个家庭人物关系的紧密,也以此隐喻了樊胜美不能从这段亲属关系中独自抽离。通过对樊胜美家庭矛盾的描写,对比她独自一人在上海努力打拼的剧情,反衬了樊胜美作为女性独立的一面。

  《三十而已》在运镜中擅长巧用自然光线来将光影装进画面中,从而让观众在观看剧中人物时有更好的视觉效果。通过对光影的寻找,既可以增加层次感,118直播现场开奖结果又易于让观众找到视觉重点,从而在画面中烘托女性之美,重点突出独立女性形象。

  《突如其来的假期》运用了虚实结合的镜头表现手法,频繁地通过某一物件的镜头承接,将“当下”和“回忆”流畅地连接起来,使剧中的情感得以层层递进。同时,该剧中独特的视觉审美也值得一提。在置景、美术和服装方面使用了大量高饱和色块,不仅展现了画面的丰富美感,在视觉上将该剧与大众化电视剧区别开来,也通过女主榴莲新潮个性、高饱和度的服装搭配彰显出角色的自我,突出女主独立女性的形象。

  以上三部主要讨论的影视剧,皆为女性编剧(编剧:《欢乐颂》袁子弹、《三十而已》张英姬、《突如其来的假期》王佳曦、陈凌)。女性主义题材使用女性编剧,区别于较早时期《粉红女郎》等女性群像戏使用男编剧,是近年来的新趋势。女性写女性的故事,更能够设身处地地感受女性的社会处境,了解女性的心理需求。

  《欢乐颂》是近十年女性群像影视剧中最广为人知的一部,同时描写了五位不同社会地位、成长背景、年龄段的女性,五位女性各自篇幅较为均等。编剧方向,除了展现了五位女性的生活方式外,还善用悬念来引发观众的好奇心,吸引观众的眼球。

  剧中安迪一直是一个神秘的人物,从安迪在家里安装摄像头就让观众对人物产生好奇心;加之后续出现多次老谭与安迪对话,暗示安迪的身世;安迪自身有极强的工作能力,却畏惧与人深入接触,这一切都使得安迪这个人物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樊胜美外形妩媚且有稳定工作,但为了找个有钱人,三十多岁还没有出嫁;她工作年限最长、薪水最高却住着2202最差的一间屋子;为了虚荣购买假货,甚至利用男人;她时不时接到家里父母以要钱为目的的电话,表面光鲜亮丽的她却常在黑夜里痛哭……观众在观看过程中一直在猜测樊胜美的性格成因以及家庭状况。编剧为该剧设置了许多悬念的嵌入,以揭开谜团的方式逐渐揭露五位女性的生活,通看整部影视剧,观众能逐渐接受到角色的独立和成长。

  《三十而已》在编剧上的创新之处在于每集结束后都有一个无声小片段,可以称之为小剧场或者彩蛋。这个小剧场讲述的是平行时空的一家三口在上海打拼的场景,丈夫送外卖,妻子和小孩摆摊卖葱油饼,虽然艰辛,但却温馨。在那样快节奏的大都市,这样的一家人烟火味十足,但却温暖人心,治愈了浮躁的心灵。电视剧转场开启的小剧场,看似与剧情脱离,实则紧扣每一集的主题设置。这样的一家人代表着更多的底层劳动人民,增添了整部剧的真实感和“落地感”。而这家人也未尝不是三位30岁左右女主角生活状态的一种映射,不管从事什么工作,在上海这个地方,所有人都是一样靠自己的努力去奋斗,就像这对摊煎饼的夫妇一样为家庭去奋斗。通过这组平凡人的剧情描写,更能突出三位女主角的都市独立女性形象。

  在《突如其来的假期》中,有两个形式结构上的创新设置。每一集的开头都会特别设置一个极具搞笑意味的话剧形式的引子,来讽刺和抨击现实社会。话剧的呈现既是基于榴莲的梦境,又是真实话剧的演绎,剧场里面坐着真实观众,用“戏中戏”的方式让观看影视剧的观众打破“第四面墙”,将屏幕前的观众与剧场里的观众连接,融为一体。片头话剧的内容是一个个看似荒诞的段子,实则是为引出接下来一集的主旨做铺垫,将下一集精神内核和思考直接抛给观众:比如“鲶鱼与沙丁鱼”的关系、个人奋斗与家庭背景的关系、女性对身材的苛求究竟是不是精神绑架 等等。

  每一集片尾处都会以女主榴莲写给未知的父亲的一封信作为结尾。信中内容是对自我、对社会的诘问和思考,对刚结束的一集起到提炼和总结作用。同时,最后一句总是以疑问句作为结尾,把问题抛给观众,引发观众思考和互动。

  除了形式结构上的“话剧引子”和“信件收尾”外,《突如其来的假期》整体剧本风格上的独特性和台词的直接性也体现了编剧方向上的创新。这是一部向内探索的剧,探讨的是女性的社会处境和精神内核,却用怪诞、疯狂、浪漫又极致方式呈现。没有常规影视剧的规整的故事线、人物关系,甚至连人物对话的上下句都不一定完全符合常规逻辑。看似片段的拼凑,却揭示了不同成长背景语境下几位主要女性角色的思维状态。剧中台词简洁、直给,看似说教但融合在怪诞的呈现方式中却奇妙地相得益彰,精准反映了当代独立女性对社会的质问,引发观众深思和共鸣。

  总之,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受高等教育的女性越来越多,她们的自主意识也越来越强。这三部影视剧为何能赢得观众的好口碑?因为它们得到了它们的核心观众,它们通过讲述这些性格迥异、年龄层次不一、阶层相距巨大、社会角色不同的独立女性们的故事,投射在观众的现实生活中,展示了女性身处社会的困境,也为女性如何在现实社会中生活作出了提炼和指引,因此能获得观众们的感同身受。近年来,女性独立题材影视剧在市场上已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未来,该题材的影视剧还会日益增多,笔者也期待在女性独立形象、拍摄手法和编剧方向还会有更多的更新和创新。(山竹/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